淫种4作者YUY乱刀   武侠情色   点击:加载中
字数:5100
前文链接:


                (四)

  院落的一角,展玉辉疯狂地施展最近学到的招数,这是双魔替他改良的,这几招原本都是他已经学会而且喜欢使用的招数,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些招数都有破绽,双魔指出破绽后并没有替他修改招式。事实上这几天的学习让他知道招式都是有破绽的,问题在怎样运用那学问很大。

  他的时间不多,双魔取巧的将这几招修改成引诱敌人攻击破绽的陷阱,每个破绽都设计了相对应的杀招,光这些的改变就足以让他实战的能力更上层楼。这还只是其中的一部份,其它的学问让他瞭解与实战高手的差距和补救方法,不论是从他师傅还是太子那边,他都没有得到这样的教导。事实上具他所知,这些知识根本不会外传,双魔的说法是老资格的武林世家会这样教导核心的子弟,但却绝对不会外传的。

  学到的功夫是确确实实的好东西,但昨夜付出的代价却让他难以承受。
  展玉辉是在昨日(淫色淫www.wo688.COM)上午见到分离多日(淫色淫www.wo688.COM)的妻子沈美娟的,两人相见后自然小别胜新婚,不停情话绵绵,中午还一起甜蜜的用餐。可美丽的时光总是那样的短暂,饭后他被史亦豪叫出去说话,内容就是主人的条件——让他晚上亲手把师妹老婆改嫁给主人当小妾。

  这样的条件展玉辉当然不可能答应,可史亦豪当场就翻脸了,他不亲手嫁老婆,那就改日(淫色淫www.wo688.COM)公开让对「碧玉翠凤」有兴趣的人一起娶老婆。「迎春阁」每日(淫色淫www.wo688.COM)举办沈美娟的婚礼,给钱的每日(淫色淫www.wo688.COM)可以轮流洞房当沈美娟的亲亲丈夫。当然这洞房恐怕是没有苞可以开的,但这可不一定,女人身上不只一个洞,第一个出钱的说不定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

  展玉辉当场就想带着沈美娟逃离这里,但双魔就在不远处看着他,虽然他武功有不小的进展,但是动起手来一点机会都没有,这让他心中非常愤恨。但是最后史亦豪说服了他,女人是事业的陪衬品,功成名就他就可以换更好的女人当老婆。

  沈美娟说穿了是个小家碧玉,未来配不上他这可能成为武林盟主的正妻的,大家是自己人,晚上的事不会公开,反正他早晚要换妻,那晚换不如早换。这让展玉辉找了个藉口说服自己,夫妇都落在人家手里,怎么样还不是人家说了算,反正师妹也逃不掉,既然结果一样,那由谁来做差别不大。

  展玉辉也是心狠手辣之辈,决定后不动声色的回到沈美娟身旁,好似没事一样的继续与沈美娟谈天说笑,但暗中却在沈美娟的茶水中下了史亦豪给的药物,让她内功全失又四肢无力。将沈美娟交给了那天和展玉辉交合做爱的女子,梳洗换装后,等待着夜晚的到来。

  当太阳下山时,山庄的一个院落张灯结綵的热闹着,一群人大声的吆喝着,但展玉辉却丝毫无法感到这股欢乐,他刚刚从外面回到沈美娟所在的房里,史亦豪他们这股势力之大完全超乎他的想像。

  在外面他遇到了几位他熟识的朋友,经史亦豪介绍这些都是和他一样的,有「云龙山庄」的少庄主、「碧罗宫」的掌门、「青竹教」的二弟子……这些都算是武林中叫得出字号的人物,这些人在他新婚时来过,但此刻却又参加她老婆的婚礼,只不过这次新郎不是他了。

  当时辰到时,展玉辉抱起已经哭到没力、面无表情、心如死水的沈美娟,依照史亦豪的要求来到举办典礼的花厅跟大家打个招呼,亲手将沈美娟送入内边的洞房里,将沈美娟安置在床上放好。

  展玉辉站立在床前看着她,他们师兄妹从小一同长大,在师尊的祝福下结为夫妇。虽说展玉辉很有野心,但对於这位结褵的妻子还是非常喜爱的,可现在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这美丽的妻子还是得为他的野心牺牲。

  展玉辉心中虽有难过、不舍……等等,但却没有后悔,要做大事怎可能陷入儿女私情呢?这点他在太子府中看了无数次了,太子为了拉拢人士,送出喜爱的女人不知有多少了。想到这点,他心中好过了不少。

  定了定神,展玉辉开始脱去沈美娟的衣物,在脱的同时还不时地逗弄沈美娟的敏感地带,这可是他以往常常流连忘返的地方,可惜以后可能没机会再接触到了。

  沈美娟悲愤不已的看着展玉辉,如果眼神能杀人,展玉辉恐怕已经碎屍万段了。对於展玉辉在她身上的挑逗,她将那当成被狗咬一样,只有厌恶的感觉。
  沈美娟的眼神刺痛了展玉辉,那伤害了展玉辉的自尊,他心里一狠,拿出史亦豪送给他的春药,开始涂抹在沈美娟的敏感地带,过了片刻,便已发出了阵阵呻吟。沈美娟对於自己身体的反应异常痛恨,可却可奈何,燃起的欲望不断地冲击着,下体已经湿润起来,眼泪也不禁流了下来。她紧闭着双眼,似乎想逃避这一切,连展玉辉离开都没有注意到。

  沈美娟不断地扭曲着身躯,想要抒解身体的渴望。突然间,一双大手握住了她的乳房玩弄起来,她刚想大叫,一个男子的身躯压住了她,湿滑的舌头顶开了她的玉齿,两条舌头彼此纠结起来。

  男子强烈的动作加上春药的影响沖毁了沈美娟的意志,男子的手开始往下,拨开她的阴唇不断地拨弄着,沈美娟轻声的淫叫着,身体开始不断地迎合着男子的动作,整个人迷失在淫欲之中、不能自己。

  男子见状开始提枪上马,肉棒插入小穴之中,沈美娟开始放声浪叫了起来:「嗯……哦……啊……啊……嗯……嗯……啊……啊……啊……」

  男子除了不断地抽插之外,大嘴也吻上了沈美娟的玉乳,不断地亲吻着、吸吮着乳房,抽插的力度也不断地在加大着。

 展玉辉在房门外头透过门上的缝隙看着沈美娟放浪地迎合着压在她身上的男
  人,双拳紧握,指甲都插进肉里了还不自知,他的心中不但痛恨沈美娟,也痛恨自己的沉沦,居然将自己的妻子送出去让人玩,尤其现在正在玩弄他的妻子的,还是以往和他交情不错的「云龙山庄」的少庄主。

  史亦豪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身旁,突然警觉的展玉辉被吓了一大跳,史亦豪用手势示意两人往外走走。离开了房门约半盏茶的时间,史亦豪首先打破了沉默:「展兄是在后悔吗?」

  「事到如今,后悔有什么用?」

  「展兄知道就好,想做大事总得牺牲点什么,我相信展兄一定明白的。」
  「可现在牺牲的可是我的夫人。」

  「要做大事怎能贪恋儿女私情呢?」

  「好了,我明白,反正做都做了,希望史兄你们答应的没有问题。」

  「这你放心,我们答应的事就一定做到。」

  「但愿如此。」

  「展兄不必担心,加入我们虽然得付出点代价,但得到的也不差啊!」
  「是吗?我现在得到的可不多,但已经付出妻子作为代价了。」

  「展兄怎能这样说呢!所谓妻子如衣服,以展兄的才华、能耐,只玩一个女人未免太浪费了点,只要展兄有意愿,前面左边第二厢房内,『云龙山庄』少庄主的夫人正等着服侍等一下推开房门的人,展兄可以考虑。如果没事了,再下就告辞了。」

  听到史亦豪最后的话,展玉辉有点不知所措,他以往虽然有野心,也偶而会和太子出去吃个花酒,但仍算洁身自好,少有留宿之事,但此刻自己妻子正被人骑,眼下又有个机会骑回来,心里产生的罪恶感,让他又鄙视又有点期待。
  带着有点犯罪的心理,展玉辉来到了史亦豪所说的厢房门前,房门并不是紧闭的,一丝灯光从门缝中露了出来。展玉辉从门缝中往内看,吓了一大跳,一位成熟美丽的少妇安坐在房间中间的一张太师椅上,身上穿了件刺绣着百合花的白色肚兜,下身只穿着一件淡紫色半透明的亵裤,两只白嫩的美腿八字形的横跨在两边的扶手上,流出的淫水已经湿润了亵裤,将那迷人的桃花地忽隐忽现的显露出来,双手不知所措的移动着,似乎想遮住这羞人的地方,但却又不敢。

  此时少妇发现了门外的人影,认命似的将双手上举反握住椅背的顶端,口中娇羞的说道:「请门外的侠士进来替妾身治病。」

  展玉辉看到眼前的景色,体温瞬间飙高,吞了口口水,推开房门走了进去,顺手关起房门,缓步走道少妇的面前,仔细地观察眼前的少妇,问道:「夫人,您犯了什么病?需要在下的治疗。」

  少妇在展玉辉的注视下扭了扭身躯,想要躲避展玉辉的眼神,但过往的经验让她不敢真的躲避,所以身躯的扭动很小,似乎更吸引男人的眼光和欲望,口中还得压抑着心中的羞耻心,回道:「妾身犯的是『淫荡病』,需要少侠的大肉棒治疗。」

  「是吗?哪边需要治疗啊,我怎没有看到?」展玉辉看着少妇羞怯的样子,故意用言语刺激她。

  「就是这里,少侠您看,都流出髒水了,需要大肉棒把它堵住。」少妇此时顾不了羞怯的心魔,快速的将亵裤脱下,双脚大大的向外张开,浓密的阴毛显露出来,她一咬牙用手指拨开阴唇,诱人的桃花洞整个绽放开来。

  「看你这个样子像极了一只发情的母狗,小母狗想要肉棒吗?」

  「想要,求少侠快给我。」

  「你这只淫荡的母狗,要东西要用请求的,叫我主人。」

  「是的,请主人将大肉棒插入母狗的骚穴。」

  「对,就是这样要求,乖。」

  「呜……请主人快插入母狗的骚穴,母狗快受不了了!」

  「既然你是只母狗,只能用母狗的姿势插入,母狗是这样的姿势吗?」
  少妇听到展玉辉的话,换了个姿势跪在太师椅上,拉掉肚兜的绑绳,将肚兜丢在一旁,屁股高高的抬起,将羞人的洞穴展现出来,屁股还不断地摆动,吸引着肉棒的插入,口中说道:「母狗摆好姿势了,请主人插入。」

  他「啪!啪!啪!啪……」的一边拍打少妇的屁股,一边脱下身上的衣物,口中还叫少妇不可以闪躲,不然肉棒不给插入。可怜的少妇得忍受着臀肉传来的疼痛,还得将屁股抬得更高,口中还得哀求展玉辉快点将肉棒插入这种羞人的话语,这让少妇都羞愧得快哭了出来。

  展玉辉用手指分开两片阴唇,露出她粉红色的肉壁,然后把龟头轻轻的磨擦着阴唇,慢慢地让阴唇含入整个龟头。他并不急着整个插入,进去一寸多之后又拔了出来,进去之后又拔了出来……

  这样的折磨让少妇几乎崩溃了,不断地哭喊着:「主人,别再折磨我了!主人,呜……快给我吧!」一边哭喊着还一边抬高屁股,想将肉棒吞入。

  展玉辉看差不多了,突然用力一顶,少妇爽快的叫了出来:「啊!好爽!」
  展玉辉将肉棒插入后没有抽动,双手向前握住少妇的两只乳房,不断地揉捏起来,手指还不时地玩弄着已经肿胀的乳头。没多久,少妇不停地扭动着屁股,叫喊道:「主人,母狗骚穴里面好痒,动……快动啊!求求你快动啊!主人。」
  展玉辉也觉得自己忍受不了了,双手改扶住少妇的腰部,肉棒开始大力的抽动起来。

  「呀……好热呀……好舒服啦……」少妇不断地配合着展玉辉的抽动,让肉棒尽可能的顶到最里面,体内不断地产生快感,传统良家妇女的意识都抛到九天去了,肉棒在涌出大量淫液的阴道上穿插,发出「滋滋」的声响。

  展玉辉抽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啊……爽……好爽啊!主人……你插得母狗好爽喔……大力……再大力一点……喔……」

  展玉辉奋力地冲刺着,想要满足身下的小妖精,本来已经快要射出了,硬生生的吸了口气忍住,插得身下少妇淫叫连连。每当少妇泄身一次,他就停止住动作,大力呼吸的恢复,然后再继续抽插。终於在一次少妇泄身之后,他也大喊一声,将浓浓的精华射入了少妇体内。

  美丽的少妇似乎经不起展玉辉这样的挞伐,在这次高潮后昏睡了过去。展玉辉趴在她身上喘了几口气,满意地看着今天的表现,相当不舍的将肉棒抽离少妇体内,将少妇抱回床上,盖上被子后穿起丢在地上的衣物,满足的离开了房间。
  离开了少妇的房间后,展玉辉突如其来的想知道少庄主在沈美娟身上表现得如何,他心中正觉得自己的表现肯定比少庄主强。可是当接近沈美娟所在的厢房时,屋内传来的声音除了沈美娟偶而的淫叫外,男人的声音居然不止一个!
  突然的发现让展玉辉惊呆了,定了定心神后,巧步走到窗前,手指刺破纸窗往内一看,「轰」的一声,脑内一片空白。沈美娟正观音坐莲的主动在少庄主身上自己动着,少庄主的双手不断地玩弄着沈美娟的乳房,形状美丽的乳房不断地在大手下变化着各种形状。另一个男人站立在沈美娟身旁,沈美娟正替这个男人口交,小嘴不断地吞吐着肉棒,精巧的舌头不断地舔着龟头、睾丸,男人还三不五时抱住沈美娟的头,将小嘴当迷人洞般抽插。

  眼前的景像让展玉辉刚刚在少妇身上的得意瞬间瓦解,展玉辉不敢也不愿意再看下去,施展轻功立刻离开现场,躲到了庄院的一个角落,施展各种招式不断地发泄着。

  他此时非常后悔了,他才玩了一下下少庄主的老婆,他老婆很快的被不止一个男人玩,可以想见的是,他以后绝对不会再碰沈美娟了。男人的自尊心是让他可以玩别人的老婆,自己的老婆被人玩,尤其被不止一个人玩,这样的情景他受不了,他甚至有股冲动想冲进去杀死刚刚在房里干()他老婆的人,但仅存的意志让他不敢如此做,只好跑来这里发泄着心中的情绪。

  心头纷乱的展玉辉,丝毫没有发现不远处,史亦豪正冷笑的看着他,似乎在笑又一个棋子落入他们的掌握中。

               (待续)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