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行人   另类笑话   点击:加载中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昏暗的狭小房间里,几支蜡烛摇曳着细长的火苗,眼看就要燃尽,桥本那双闪着饥渴光芒的小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简陋桌子上正在痛苦呻吟的女人,此刻那个女人的脸扭曲着,已经辨不出本来的模样。她的下身已经完全被从下体里流出的血浸泡了,在那大敞着的阴道里,露出一个小小的人头,那个小人还在蠕动,挣扎着从母体中爬出。桥本扭头轻喊一句:“过来。”一个穿白大褂的年轻人马上端来一个盘子。这个年轻人是桥本最得力的助手,叫做一田,桥本每次做这样的手术时都叫上他,有时在得不到原想的乐趣时,就由一田主刀,一田每次都能想出新花样。 

  桥本把手中的手术刀放在盘子里,做个手势召一田凑近,低声说:“前两年去游览中国,吃到中国的豆腐脑,至今仍然回味,可是总觉的差一味,今天让你尝尝大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国的正宗豆腐脑。”说完,桥本回过身,再次面对那个生了一半小孩的妇女,那个小孩在女人阴道里已经探出了整个头部,甚至还伸出了一只手。桥本双手托住小孩的头,轻轻向外拽,此时女人又撕心裂肺的喊起来。拽了几厘米,桥本突然双手用力,听见“噗”的一声,一田还没分辨出是哪里的声音,就看见桥本双手举到一田面前,手里是红红白白的稀软物体,再低头看那小孩,早已不再蠕动,软软的头盖骨已经裂成碎片。桥本舔干()净手上的人脑,又俯身趴在女人的阴道边上,吸允残留的脑髓。 

  过了不久,桥本抬起头,抹了一下嘴,对一田打了个手势,就径直走了出去。一田看了看因失血过多而昏死的女人,伸手抓住小孩那只探出的手,用力一拽,硬生生将那尚未出生就已死去的小孩尸体拽了出来,一田捧着死小孩的下身,不禁感叹:“乖乖,还是小女孩呢。”他把小女孩尸体平放在桌子上,脱下裤子,用手提着自己粗大的阴茎,扒开小女孩尸体那尚温暖且柔嫩的外阴,深深的插了进去,眼睛不住的盯着生小孩女人仍在冒血的阴道。一阵令人痉挛的抽搐过后,一田倒提着死尸的双腿,走出了小屋,来到旁边令一间屋里,里面全是倒挂在猪肉案板上的死小孩。 

  千人兽欲实践组织(简称:千人组)又进了一批新货,是四个刚从冲绳女子中学劫持来的高一女生。时至盛夏,这四个16岁的女生都穿着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女子中学所特有的具有挑逗意味的短裙制服,白白的充满弹性的柔嫩大腿让人看了就有射精的欲望。桥本的心里开始有了一种久已未有的冲动感。千人组的其他三个重要的人物——浪夫、乐山和一田,也都闻讯赶来。他们四个一起走进关着四个女孩的屋子,一田作为副手走在最后,临进门前他对守在门口的下属吩咐:“多叫几个人来。” 

  四个女孩子蜷缩在屋子角落,已经被脱的精光,桥本环顾了一下,微微点头,对浪夫别有意味地说:“你很长时间没来了,技术都不娴熟了吧。”浪夫眼睛不眨的盯了一会儿四个赤条条的女孩,半天才说:“一会儿看我的吧,是很久了。” 

  一田走向四个女孩,那四个女孩看到这四个露出邪恶面容的男人,全身瑟瑟发抖。一田伸手猛的一拽,就拽起离他最近的一个女孩,那个女孩猛烈的喘着气,娇小的乳房轻微颤动着。突然蜷在墙角的一个拿还大叫一声,起身向门口跑,当她跑过乐山的时候,乐山只伸出一拳,打在女孩腰上,那逃跑的女孩一下子就瘫在了地上。乐山笑了笑,对其他三个人说:“这么不老实的女孩,看来还得我对付。”边说边抱起瘫在地上的女孩,撂在放在屋子另一角的一张床上。女孩试图挣扎着,可是在乐山手上像小鸡一样动弹不得,口中大声嚷着:“不,不要!” 

  浪夫这时对着乐山说:“听说你最近做了手术,看看效果怎么样!”说着朝乐山走去,桥本和一田对望了一眼,也围了过去。乐山利落的脱光衣服,在原本男性生殖器的位置不见了那一团肉,而是一个小型灭火器大小的金属圆柱体,银光闪亮。乐山按了一个按钮,那个圆柱就不断变长,他又按了一个按钮,从圆柱体四周生长出许多锐利的金属刺。桥本感叹:“乐山君的创意无人能及,无人能及呀!”乐山没说话,挺着圆柱扒开女孩的双腿,使劲顶向女孩的仅有几根稀疏阴毛的嫩穴,女孩哭着:“求求你们,不要……”但是乐山的下体太粗,即便是肌肉松弛的妓女也无法容纳,何况是未经事的处女。乐山伸出双手,扯住女孩的两片阴唇,“呲”的撕开,就像撕张纸一样,一直撕到女孩的肚脐,女孩“啊”的大叫着,但是没有死过去,不停的全身抽搐着,从嘴里冒出了白沫。乐山把圆柱从裂口插了进去,左右摆动调了一下方向,然后按下那个冒刺的钮。随着乐山快感的呻吟,他的下体猛烈的转动起来,是转动,女孩的阴道四周不断的溅出肉渣和血沫,那是处女阴部的肉馅,桥本和一田把溅到脸上的肉沫抹到嘴里,而浪夫不停的拿一个小电棍刺激女孩的乳头,使她保持清醒,享受下身被绞成肉沫的痛苦。过了一会儿,女孩的下身已经变成血洞,两个乳头也焦糊了,碳黑色冒出一股臭肉味。乐山又按下另一个钮,圆柱体在女孩体内不断变长,女孩痛苦的撕扯着自己的胸部,不一会儿就不再动弹,乐山的圆柱“嗵”的一声,从女孩的头部钻出,上面挂着女孩的内脏。(画外音:镜头转向观众,每一位手里捧一碗北京小吃——卤煮火烧或炒肝——里面全是动物内脏。)一田开门召来两个人,把下体已成空窿、头部爆裂的女孩尸体抬走,抬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忍不住胃中翻涌吐了出来,桥本生气的喊:“来人,把他给我弄出去,一会儿收拾他!” 

  一田再次走向剩下的三个少女,她们由于极度惊吓而有些目瞪口呆,一田一把拉起先前拽起的那个女孩,她甚至都没反抗一下。桥本有些兴奋,激动的对浪夫和乐山说:“手术非常成功,现在看看我们的最新成果吧。”又转向一田说:“一田,有什么创意,表现一下。” 

  一田把女孩仍到另一张床上,这张床上有固定手脚的环套,乐山的工夫一般人是学不来的,所以为了防止拿还挣扎而破坏雅兴,一田把女孩呈大字形绑在床上。“这个女孩真漂亮。”一田心里想着,不过这个女孩是很漂亮,身材娇小玲珑,面貌具有古典美女的色彩,皮肤光滑细腻,如果与她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真是百射不厌,可是这一次这个拿还所要受的摧残是她永远想不到的。一田实在不忍心这个16岁的处女,于是脱下裤子,把那硕大的阴茎贴着女孩的脸一直摩擦,女孩睁着惊恐的双眼,盯着这恐怖的粗黑物体。从女孩脸摩擦到女孩阴部,一田把饱胀的阴茎塞进那片处女地,女孩紧抿着嘴唇,感受着下体有异物插进抽出,而且频率越来越快,终于忍不住疼痛叫了出来,这一叫,使一田极度兴奋的射了出来。 

  乐山不屑的说:“这算什么,我们不是要看做爱。”桥本也有些恼怒,嚷嚷着:“一田混蛋,快点弥补你的过失!”一田不舍的从女孩身上爬下,意犹未尽的再次扫视一眼,拍了两下巴掌,从门外依次进入数个全身赤裸的壮汉,每个人都挺着膨胀的阴茎,大约有十来个人,这些人都是千人组特别挑选的,每个人的阴茎不论长度还是粗度都异于常人。一田对其他三个人。尤其是乐山和浪夫介绍:“这是千人组的招牌项目:千插百孔。”一田挥挥手,其中两个男人走到床前,打开固定女孩脚的两个绳索,一人拽紧一条腿,又走上来两个人,一个俯趴在女孩上面,把阴茎从女孩阴道口的上方插入,另一人站在女孩两腿中间,把阴茎从阴道口下方插入,这个从未经人事的少女突然紧缩的阴道里插进两个硕大的物体,不禁痛的叫个不停,声音令人胆寒,但是这对于千人组来说却如同天籁,仿佛天堂的召唤:“快插,插死我吧。”一田此时与桥本三人站在近处,欣赏着这一程序。又一个男的俯身钻到女孩屁股底下,以一种熟练的动作提起阴茎插进女孩屁眼。在这三个男的猛烈抽动的同时,第四个男的爬上了女孩社身体,两手掰开女孩的嘴,把自己的下体塞了进去,同时又有两个男人,揪住女孩的两耳,一边一个也试图插入。从桥本等人的旁观角度,女孩上半身躺在床上,下半身露在床外,被两个男人撇开双腿,身体上方骑着两个男人,腿中间及屁股底下各一个男人,头部两侧有两个男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