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夜母子情   家庭乱伦   点击:加载中
故事是发生在十年前夏天,原本一家三口计划要到南投来一趟三天两夜的知性之旅,但谁知偏偏天不从人愿,父亲因为临时接获公司的命令要到高雄出差,而这个计划了半个月之久的知性之旅就要终告取消了。 

  母亲见我闷闷不乐,知道我是为了这次出游无法成行而生气,其实天生活泼外向的母亲也不是正在为此事发愁吗? 

  突然间,一个天真的念头闪过脑海,我趁着向母亲抱怨的机会,出奇不意的提出我的想法: 

  「妈,既然爸爸不能跟我们去,但这并不表示我们母子就不能去呀!再说,我们都是大人了,就算出门两三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我不说、你不说,老爸又怎么会知道呢?」原以为只是一番谬论,想不到母亲竟会如此简单的就被我说服了,大概母亲心中也和我有着相同的念头吧!只是碍于身为人母不好意思开口而已。 

  隔天,我们母子俩整装向南投出发,一路上有说有笑,这还是我自从上了国中之后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的天伦之乐,现在想起来,这次和母亲单独出游的决定似乎是对的,如果身边个父亲,凡事可能显得碍手碍脚,但和母亲独处,却可以处处毫无顾忌,母亲是个大而化之的女人,从小我和母亲就十分的亲近,一来母亲和我都有和我一样长不大的孩子脾气,所以十分有母子缘;二来母亲自从嫁给父亲之后,一直过着单调的居家生活,这和她年轻时的疯狂模样比起来,真有如天堂与地狱。好不容易有了母子独处的机会,她当然想要好好的放纵一下自己。 

  第二天的中午,我们来到了南投深山的某个牧场,但天空却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我们母子只好待在事先租下的小木屋中躲雨,心中仍期盼着天空能赶快放晴。 

  但这场与似乎没有停止的迹像,入夜之后风雨反而更大,听了收音机的广播才知道有个台风正在接近台湾之中,这对我们原本想好好大玩特玩的母子而言,无疑是一大打击。 

  「对不起,都是我任性,说什么都要来,现在被困在山中动弹不得,老爸回来之后一定会修理我的。」母亲不忍见我自责,温柔的将我搂在怀中,听声的安慰着我:「其实老妈也有错,要不是我也想来,你也来不成对不对?」说完,我们相视而笑,对彼此都成毫无隐瞒的说出自己心中最真的感受,足见我们对对方的信任与依赖,更无疑的让我们相信,我两是世上人人称羡的一对母子。 

  随着夜越来越深,风雨夜越来越大,小木屋中虽可以避风雨,但呼呼的狂风却吹得人心惊肉跳,为了转移我俩队风雨的注意力,我向母亲提议玩双人桥来打发时间。 

  「双人桥?我不会。」「简单的很,我来教你吧!这双人桥又叫蜜月桥,是最适合新婚夫妻再度蜜月的时候,两人用来打发时间用的……」话还没说完,眼角瞥见母亲双颊飞红,一时还不知个所以然,只是一股脑儿将如何玩排一五一时的教给了母亲,母亲对玩牌似乎有着异于常人的天份,才学了十来分钟就已经懂得诀窍,玩了几局之后还赢了好几场,不服输的我当下向母亲提出了挑战。 

  「这样玩多们意思,我们来点赌注吧!」「那在好不过了,我还怕你输不起呢!但是,在这荒郊野外的,要赌什么好呢?」「这么说,你是绝对会赢喽?」母亲自信的点着头说:「绝对赢!赌什么我都跟!」「什么都跟?」母亲坚决的说:「绝不食言!骗人的是小狗。」听母亲这么一说,我的玩性又起,当下向母亲提出了玩笑般的提议:「那赌身上的衣服吧!谁输了一场就脱一件!直到脱光为止。」原以为母亲会对我的玩笑责难一番,想不到母亲却一口答应了,彷佛那个等一下被脱光的人就是我一样,我就为了赌上这口气,决定认真的和母亲来一场豪赌。 

  说也奇怪,从第一场开始,我就一路的惨败,身上衣服一件一件的被母亲扒去,原本就没穿几件衣服在身上的我,才不到半个小时就只剩下胯下的一件小内裤,而母亲却只输掉的身上的一件小背心和脚上的一双丝袜。 

  眼看着我就要被母亲脱得精光而惨败,母亲笑吟吟的瞧着我,问我要不要将仅剩的最后一件小内裤也当赌注时,我坚决的说:「谁说不赌了?!反悔的是小狗!」于是,赌局继续了下去。 

  或许是时来运转,接下来的一局我终于赢了,眼看母亲的身上只下上衣、短裙、胸罩和内裤,不论她脱下哪一件,都会令我非常尴尬。 

  「不如就玩到这里吧!」「不行,你想让妈当小狗不成?说什么也得玩到最后一场!」母亲坚决的说着,并且伸手进上衣内,隔着上衣解下了胸罩,放在那堆从我俩身上脱下的衣堆上。 

  母亲的举动着实的让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母亲只是开开玩笑,想不到她却如此的认真,看来我不继续她是不会罢休的,我心想,反正我的身体是母亲从小看到大的,就算被她脱得精光也没什么好丢脸的,但要是我赢了呢?母亲的身体岂不是让我给……想到这里,我的脸不禁羞得通红。 

  不行,我怎么能有这么龌龊的想法呢,她可是生我养我的母亲呀!幸好小木屋中的灯光昏黄,母亲看不见我通红的脸,要不然心中着这个秘密,又岂能自圆其说呢。 

  我抬头看着母亲,她正认真的算计着手上的牌,丝毫不为了脱下了身上的胸罩而感到腼腆,而我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飘向母亲的胸口。 

  因为天气实在炎热,母亲的身上原本就只罩了件丝质的薄衫,如今解下了胸罩,尽管灯光昏暗,我仍可以清楚的看见她那对坚挺的乳房,尤其是那两颗微突的乳头,更是明显的无法隐藏。 

  母亲虽已年近四十,但就一般女人的标准,母亲算得上是保养的十分良好,要不是眼角的几条鱼尾纹和双手微皱的皮肤泄漏了秘密,一般人还真难猜测她的真正年龄。 

  母亲虽不貌美,但却有着一附傲视群雌的好身材,所以母亲向来就不吝啬于向人展示她的身体,但身为她的儿子的我,却始终只把她当成是自己的母亲,从未有过非分知想,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母亲不只是母亲,她还是个十分具有女人味的美丽女子。 

  我的心跳开始加速,双手也微微的发颤,但脑筋却还清醒。是的,我要赢,我要赢下母亲身上的最后一丝一缕,我要好好的饱览母亲的婀娜胴体,我要……我要……我要……在一番搏斗之后,我终于又下了一城,母亲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微微的直起身,然后弯腰伸手进小短裙内脱下了内裤。就在母亲的内裤缓缓的从她腿上被褪了下来的时后,我的阳具已经禁不起如此强烈的刺激而暴跳如雷,在极度的充血勃起之下,龟头不由自主的从内裤中探出头来,好巧不巧的被刚起身的母亲瞧个正着,母亲抿嘴一笑,也不多说话的将内裤往桌上一扔便坐了下来。 

  「看来我得要认真的玩下一局了,在不然,老妈可要走光了!」我忍住了心中的冲动和澎湃的思潮,用颤抖的双手发着牌,当瞧见手中的牌时,一声惊呼差点脱口而出,原来我手中握有一只长牌,眼见我这局又非赢不可了,但我真的要赢牌吗?我真的有勇气看着母亲光着上身或光着屁股与我对桌而坐吗?

评论加载中..